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为爱而生

针道:人因受邪而患病,针灸可以祛邪,邪去病则安也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黄选玮教授针灸经验辑要  

2011-12-03 19:06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黄选玮教授针灸经验辑要
王 强
1 治神为先
    经云:“粗守形,上守神。”对于一位优秀的针灸医家来说,治神很关键。初学者在下针时,精力往往过多地集中于施术部位,为求病人速得针感,常会重施手法,待病人急呼“酸胀”时,便窃喜——自以为形神俱备,针刺到位。殊不知,人之神气在面部便可一览无余。黄师多次提醒我们,穴位定位、皮肤消毒后,便可抬头挺胸,沉肩垂腕,刺、押手配合进针的同时,目光应集中于患者面部,从其一颦一舒、一言一行中去察神,《灵枢》将其高度概括为“神在秋毫,属意病者”。所谓“过犹不及”,无针感或针感太强都不可取,稍稍得气即可。这样,察神与候气、行针、补泻一气呵成。为达到这一境界,施针者下针后须聚精会神,仔细体会针下感觉,密切观察患者的反应,同时可稍加询问病人的感受,以促其集中思想,密切配合。黄师对治神的重视正合《素问·宝命全形论》所言:“凡刺之真,必先治神。”
    2 行气为重
    行气亦称运气法,即下针得气后,使针感向上下传导或向四周放射。《灵枢·官能》曰:“切而转之,其气乃行。”采用捻转等法,促使针感传导,亦可采用调整针尖方向与提插等法,使针感传导,目的是调节针感,充分发挥针刺作用,以提高疗效。
    黄师在针刺操作时,十分强调针刺得气的调节,对于同一穴位,适当调节针感,使得气方向不同,可以产生不同的治疗效果。例如秩边穴,治腰腿痛时,黄师要求针感向下肢放射,且以有放电感至足趾尖者为佳;治疗妇科病时,针感要上传至小腹;治疗阳萎或慢性前列腺炎时,则要求针感向前阴部放散[1]。针感须直指病所,方显银针之妙。黄师对针刺行气运用自如,其临床疗效自然如桴鼓之应。
    除医者行气调节针感外,黄师还摸索出患者自我行气的一套理论[2-3],这样既能避免医者行针时针感强烈,患者难以忍受,又能类似反复行针,保持并加强针感。这种谨遵《素问》“经气已至,慎守勿失”之古训,又能在临床中大胆创新的行医理念是很值得推崇的。
    3 长于透刺
    透刺法是将毫针刺入穴位后,按一定方向透达另一穴(或几个穴)或另一部位的一种方法,其具有精简用穴、扩大针刺效应、增强刺激量等优点。透刺在临床针灸治疗中应用广泛,但黄师继承李老透刺之长[4],并予以极度发挥,可谓其针刺操作中的一大特色。
    《玉龙歌》中提到丝竹空透率骨治疗偏正头痛,“一针两穴世间稀”。但黄师透刺时常一针多穴,如治疗中风后遗症下肢不遂时,取125 mm毫针于足阳明经合穴足三里向下斜刺,可透上巨虚、条口、下巨虚等穴,病人如有针感并向踝足部传导则效佳;手指屈伸不利或废痿不用,取手阳明经输穴三间透劳宫、少府甚至透到后溪。黄师大胆透刺,不仅合前人“治痿独取阳明”之说,更扩大了主治范围,提高了临床疗效。
    诸如肩臂不利取肩髃透极泉、膝股顽痛取犊鼻透委中,即使此类二穴透刺,黄师亦用125 mm长毫针,游刃有余地行于骨骼、肌肉、筋膜等组织之间,有些“针游于巷”的味道,如是透刺让痛者快之,观者惊之,习者佩之。
    4 擅用对穴
    黄师对于针灸治病,强调精简疏针,认为取穴少则针力专,奏效迅速;取穴多则针力散,甚至相互抵触,影响疗效。笔者在随师学习期间,发现他在临床辨证施治的基础上,常运用对穴组方。如治疗头痛、目眩时,除取奇穴印堂外,必配胆经之阳白以清利头目。此外,作为异病同治,此二穴亦可用于面瘫、鼻渊等病症。
    笔者在侍诊中常见黄师以太冲、内庭相配,用于偏头痛、腰腿痛、口面疾患或绝经前后诸症等,初看有悖岐黄之理,时日渐久,终于为其临床效验所折服。盖太冲乃肝经之输、原穴,长于疏肝理气、通络活血;内庭为胃经之荥穴,优于泻热除满、理气止痛,一脏一腑,一血一气,一阴一阳,加之黄师以二穴透肾经之涌泉,则水木土相生相制为用。如是太冲、内庭相配,兼透涌泉,既能相辅相成,优势互补,又能升降开阖,相互制约,从而在取穴精简的同时,使得适用证群更为广泛,临床疗效也大大提高[5]。
    四关、八邪,实为12穴,但黄师唯贤是举,亦将其作为对穴使用。虽取之稍加繁琐,但每遇中风后遗症者,黄师必用之。细想,两者合用,内通脏腑启九窍,外络肢节达三关。此等对穴,确实精妙。
    中医治病,贵在辨证论治。临诊详审病因病机,方能立法处方论治,明代李中梓说:“病不辨则无以治,治不变则无以愈”,针道亦然。黄师选穴施术时反对单纯的“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”,强调“经络所通,取穴所在;脏腑所属,主治所为”,临床上多精于辨证施治,循经远取。如风寒侵袭所致的落枕、头痛、“项背强NFC4C]NFC4C]”等,取大椎一穴,留罐10分钟,病人顿感轻松;证属肝胆火旺之胁痛、邪滞肝络之蛇串疮,治宜通络活血止痛,穴取阳陵泉向上透委中,对穴太冲、内庭佐之;证属肝肾阴虚的绝经前后诸症则取三阴交透悬钟、太冲透涌泉,以平肝潜阳、益精填髓。
    6 多法合参
    虽坐针灸门诊,但黄师施治时常不拘一法,或针或药,或推拿或拔罐,均以病患为出发点,以提高临床疗效为核心。例如顽固性失眠患者,黄师针取中渚透少府,太冲、内庭二穴透涌泉,以交通心肾,平调肝胃;药用郁金、百合、枳壳及珍珠母之类,以行气解郁,重镇安神;耳穴则取肝、肾、心、神门、皮质下等。如是综合调理,相互辅佐,相得益彰,疗效倍增。
    对于常见的腰椎间盘突出症,黄师先予手法拔伸牵引,以拉开椎间隙,利于突出物回纳,同时可于L3-L5椎体两旁放松局部肌肉,然后以银针点刺双侧大肠俞和秩边穴,得气后调以针感,不留针,加之于腰阳关及阿是穴拔罐以疏通气血,最后用TDP照射命门和腰阳关等部位,以温肾壮阳、强筋健骨[6-7]。
    7 身心俱治
    黄师见多识广,为人谦逊,风趣幽默,言谈间总能给病人以愉悦的心情,常可听到诊室传出爽朗的笑声,对于饱受病痛折磨的患者来说,治疗的同时无疑也是一种心灵的抚慰。一些植物神经功能紊乱、神经官能症患者常伴有一定程度的焦虑或抑郁,黄师对此往往不急于诊治,总能于三两句间与患者攀谈起来,在了解其内心世界后,辅以心理疏导,稍加宽慰,以使之坚定康复之信心,待病人建立起信任后,方予施针用药。黄师治病兼调神,身心兼治,不仅为病愈创造条件,更显其大医风范,德艺双馨,实乃我辈学习之楷模!
    8 小结
    作为针灸医家,黄师理论扎实,经验丰富,为我们讲起选穴组方时,常引经据典,针灸歌赋信手拈来;临床中辨证论治,灵活多变,所用不但有前人所授,更有自身所创。然李老终身所验,黄师四十余载所悟,决非本文所括。医道无穷,非用心用身而难成建树。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